指导单位:中国商报社

专访极米科技钟波:未来的显示一定没有实体屏幕

2019-07-04 腾讯新闻 马关夏

“希望极米能成为投影机市场的大疆。”华为事件之后,极米科技创始人钟波曾在今年五月写了一封名为《成为全球第一,我们还有多远?》的公司内部信,他在信中表示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得到普遍认可的只有华为、大疆等为数不多的品牌,未来五年要在产品创新、线下渠道、海外市场以及品牌建设方面重点投入。

极米是一家专注于激光电视和智能投影的设计、研发和生产的公司,目前已推出了40余款激光电视和智能投影设备。其所生产的智能投影属于智能电视的分支,它和智能电视所采用的解码系统以及画质优化技术一脉相承,采用了运动补偿等与电视相关的诸多算法和硬件层面的优化。

市场调研机构IDC发布的《IDC 2018年第四季度中国投影机市场跟踪报告》显示,2018年,极米科技以57.5万台的出货量,位居2018年中国投影机市场出货量第一,极米科技2019年第一季度完成15.2万的出货量。

钟波近期接受腾讯《深网》专访,讲述了他2013年从深圳辞职回成都创办极米科技的经历,在这个过程中,钟波也经历了大多数创业者都可能遇到的问题,理想和现实的巨大差距以及外界质疑等等。面对市场环境的新变化,钟波也分享了他对于行业未来和公司发展的一些思考。

在创立极米科技之前,钟波曾任职于海信和电视芯片供应商MStar(晨星半导体),这两份与电视相关的工作自然让钟波一直关注电视产业的发展,钟波认为,极米对激光电视的定位是希望其替代家庭的第一台电视,而智能投影成为家庭的第二台或第三台电视。钟波认为未来的显示一定是没有实体屏幕的,因为无论从易用性还是成本方面,投影产品相比于实体屏幕产品都更有优势。

以下为本次专访实录:

1、

关于创业历程

问:当时创业最初的出发点是什么?

钟波:要追溯到最初的出发点还是和我的性格有关系。我2003年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后,原本有一次到北京进入体制内的工作机会,那份工作机会很难得,我家人也很希望我有份稳定的工作。但是我最后去了海信青岛等离子研究所,倒不是说这对我有多大的吸引力,而是说我不想未来的人生就这样一条直线,并且在我20多岁的时候就已经定好了。

后来在青岛工作了一年,我就想到深圳去,因为深圳是一个充满机会的地方。当时我也是下很大的勇气,因为在海信也是待得挺好的,蛮稳定的,研究所里面也比较舒服。我到了深圳一个上游的芯片公司,是一个小公司,我去的时候才十多个人。我觉得人生不应该就在一个地方很平稳的过去,还是想更有挑战一些,或者说尽管我未来的人生有起有伏,可能会很惨,但是我觉得人的生命长度可能是一定的,但是宽度可以更丰富一点,看到不同的东西,所以当时就跳槽到了深圳这家十多个人的小公司。这家公司压力很大,去就丢任务给你,独当一面成长很快,我在这个公司待了将近十年,这家公司叫MStar(晨星半导体),后来成为了全球第一的电视机芯片供应商。

公司后来上市,我也有了创业的第一桶金。我2009年之后已经负责西南这一片的业务和技术了,很自由,关系也维护得很好,虽然待遇也很好,差不多年薪百万吧,在那个时候的年薪百万相当于现在的三四百万的待遇了,但是当时觉得工作越来越没挑战,我还是想说我要做点事。

2011年底到2012年初的时候,看着这么多年电视机的发展,不论从显像管电视到液晶电视这种过渡,还是从非智能电视到多媒体电视最后到互联网电视,电视的开机率越来越低,大家基本上不怎么看电视,我就在想,未来的电视、下一代电视会是什么样的?那时候我看到一个概念视频,是iPhone5还没出来的时候大家在猜想iPhone5是什么样的,那个概念视频中,iPhone5投影出来,在桌子上可以敲击,然后空气中可以成像,很酷炫。

我认为未来显示就是这样的,就像《钢铁侠》里你看到的一样,招一下手就出现一个屏幕,可大可小无处不在,挥一下手它有可能就消失掉那种。要实现这个最关键的一点是什么?我们认为未来的电视一定是没有实体的屏幕的,是无形的。

问:创业团队怎么搭建的?

钟波:都是朋友或者是以前的同学,或者是朋友的同事。之前你看到的文章里有我们创业的照片,创业的时候其实挺苦的,照片上你看到的办公地点是一个包含车库一共有四层的毛坯别墅,车库我们用来做硬件的调试产品,然后一楼就拿来做展示,因为那个产品的属性是需要大屏幕,投在墙上去展示。二楼用来做软件,做系统智能化、固件这些东西。三楼我们放着买来的高低铁架床,用来休息,很脏很乱,就像学生一样住在里面。

你可以想象,创业之前我们已经年薪百万,有的已经结婚了,有老婆小孩,把老婆小孩扔在深圳,然后自己回来成都做研发,而且拿的钱只有3500元一个月。大家说好我们一起凑钱来创这个业,吃住都在那里面,不需要其他钱,象征性地发3500。

其实现在想着还是蛮艰苦,但是那个时候确实感觉不到有任何苦的,因为在做自己喜欢的产品。我们也有建了自己的论坛跟消费者、爱好者交流,说我们要做这样一个很奇特的东西,你们有什么建议,大家就在那里交流等等。那时候氛围还挺好,大家还是比较纯朴地去交流,对产品的看法、对创业的理解之类的。

问:当时为什么选择在成都创业?因为北京深圳可能有更好的传播资源或者配套的产业链?

钟波:这个问题很多时候也被问到,因为北京上海宣传创业那些更容易,深圳广州供应链更完整,为什么选择在成都呢?因为刚刚辞职创业,团队中有人从华为还有MStar出来,会有很多猎头也会找我们。我们就想摒弃这种诱惑,好好去做产品,就选择了成都。因为成都会让人静下来去创新,你看到我们在那个环境待了一年半时间,它不是短期的一个月,而是一年半的时间没有产出地去研发一个全新形态的东西,我相信在深圳是很难做到的,因为诱惑太多了。在整个创业过程中间也有很多诱惑,什么VR、AR这些东西,我们还是坚持我们的方向继续往下做,没有受到资本的推动去做一些看起来不成熟或者很有诱惑的东西。这一方面就是刚才说到的会沉下心来做研发。另外我们觉得成都是一个有生活气息的城市,更多让我们去了解消费者到底需要什么,而不是说哪些能赚钱,哪些能挣快钱。

问:创业过程中有没有特别困难的时候?

钟波:主要是方向的困惑。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2014年的时候,我们那时候在北京开第一次发布会,开完发布会以后我们的官网一下子就被挤爆了,502打不开了,我也不知道是别人捣乱了还是怎么样,反正一下子流量太大就崩溃掉了,当时就卖出了几千台,都被大家就抢光了。现在想来几千台已经还是很不错了,但是那个时候不觉得是爆款,因为外面全部充斥着虚假新闻,说什么1分钟抢购几十万台手机什么的,当时我们就觉得我们怎么差距别人那么大,我们怎么也得卖个几万台吧。

当时我就特别迷茫,因为热度过了以后,又恢复到了每天只卖几台、十多台、二十多台那种状态。就想我们不是应该一下子一炮而红,然后就供不应求,然后几十万台这样子走上正轨吗。当时也拿到了融资,于是就打了500万的电梯广告,好像也没有什么效果,所以就更迷茫,因为我们做技术的不懂什么营销。

于是我从成都去到北京跟那些创业者讨论和学习。当时北京的创业圈各种商业模式创新很多,其中有人建议我对销售数据作假,因为这样有利于融资;还有人建议我学习卖情趣用品的马佳佳,先把话题炒热。这些主意乍一听还真像那么回事,但其实都不靠谱。那个时候我特别颓废,因为找不到方向,消费者对新事物认知有一个过程,怎么去建渠道,怎么去卖产品呢?我们其实是不太知道的。

问:后来是怎么挺过来的?

钟波:后来过了一个月没有办法,我想做技术的还是回到初心,我们不做这种炒作的事情。我们开始也没有想过自己要有多成功,我们就是想做一个完整的产品,自己喜欢的产品,就算我“死”在沙滩上,如果电视未来的无屏化这个里程当中有我的一份贡献我觉得也挺好的。回头我们就专心做产品,当时为了把产品做到极致,也和全球一流的音响品牌哈曼卡顿合作。我们当时觉得除了好的图像也要有好的声音,才有很好的临场感和沉浸式的感觉。

我们重新考虑智能投影的应用场景:回到家消费者需要什么,需要的不是马上看电视和看电影,而是需要听一些舒缓的音乐放松一下,因为太累了。所以我们就加上黑胶唱片功能,摸一下它就有音乐,手挥一下就下一首。当时才2014年,像现在通过Wi-Fi说什么,猜你喜欢的那些东西还不流行的。我们的产品就是根据你的喜好个性化推荐,然后猜你喜欢的歌,等你休息好了,还可以打开投影看一个大片,挺爽。那时候也受到硬件免费的影响,价格也定得非常极致,推出来才2500元左右。我们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打磨的新一代产品,在京东众筹上一下子就获得了1000多万的金额,打破了京东前面所有的众筹记录。

后来所有的渠道都找上门来要销售。我们公司2013年11月份在成都注册,当年就是1000多万销售额,第二年2014年就是七八千万,2015年就是2点几个亿,2016年就7个多亿,2017年就是10个亿出头了,2018年就20个亿左右了,税后十七八个亿,每年其实平均增速都超过百分之百的。2018年我们成为中国投影机市场全年出货量第一,在之前一直是日本的爱普生。

2014年是我觉得最灰暗的时候,所以我觉得还是要静下心来做产品,把产品做到极致,那一年也是我们很关键的一年。

还有一个插曲,新品推出后还卖断货,大家都在骂“好的不学坏的学,去学别人耍滑,饥饿营销。”结果没有办法,我就跑到北京,拉上我一个产品经理,我说缺货你也有责任,大家去剪个光头。然后两个人剪了光头去和粉丝见面道歉,向粉丝保证三个月之内一定解决所有问题。

2、关于产品和未来布局

问:极米的激光电视和智能投影相比于传统电视有什么不同?

钟波:激光电视屏幕大这点显而易见,并且是不可比拟。除此之外,它的功耗相对同等尺寸的传统电视只有二分之一,液晶电视发热大,夏天会比较难受。很多用户选择极米,还因为智能投影和激光电视相比传统电视更不伤眼睛,它是漫反射原理成像。

我不能说它未来一定会成为替代电视的主流,但它确实有很大的潜力。现在电视国内一年出四五千万台,激光电视出货量只有20万台左右,所以还有很大的空间。如果激光电视可以占到整个电视市场的10%就很了不得了。

我们对智能投影的定位是想成为家里的第二台、第三台电视。以前大家的选择是,在卧室里装一个小的传统电视,那它的画面仍然是小尺寸的,满足不了大家的需求。随着智能投影出来,第二台电视、第三台电视更多转变成选择一个大屏幕。用户躺在床上,投影可以将天花板变成一个大屏幕。

所以我们的整个想法就是,智能投影替代家里第二台、第三台电视,激光电视替代第一台电视——客厅电视。

问:您一直强调未来的显示一定是无屏的,为什么?

钟波:我一直认为,未来的显示屏幕可大可小,屏幕无处不在,而且可以召之即来麾之即去。比如现在有的智能冰箱上会有一个液晶屏幕,但实用性不强,是一个伪需求。如果未来这个屏幕可以根据用户需要出现,并且屏幕可大可小,不需要的时候它就消失掉,那就很方便。

另外,其实现在的显示技术主流是液晶技术,液晶技术越大切割越不经济,大尺寸的液晶电视很贵,100寸的价格大概50万左右。另外,大尺寸的液晶电视入户很困难,超过70寸的液晶面板可能都进不了电梯。之前媒体有报道过100寸的电视,得从阳台才能吊进去的,很麻烦。

所以同样大的屏幕,从成本上来看,投影越来越有优势,里面光学元件,玻璃或者精密镜片说到底是二氧化硅,芯片也是硅,从未来的边际成本它是越来越便宜的,从原料的组成来说,它也是一个集成光声电的很完美的结合。

问:极米现在的产品线包括了激光电视、智能投影、家庭娱乐设备,还有儿童相关的设备和周边的一些配件。这个产品线设置的逻辑是什么?

钟波:是从用户需要来进行设计的,我们给儿童用户提供更健康的方式。首先投影产品更不伤眼,很多家长买了我们产品说不伤眼,小孩子也喜欢看。其次是内容的设定更加健康。小孩子如果你不让他接触外界的信息,和同龄人是无法交流,没有共同语言的。如果完全不让孩子看电视,那别人都在谈论某个动画片的时候,你的孩子可能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们希望用更健康的方式让孩子去了解世界,这个“健康”不单是视力的健康,还有内容的健康,我们专属的儿童产品的内容都是经过筛选的、健康的内容,屏蔽了暴力、血腥等对孩子不利的内容。

问:能否介绍一下内容运营方面的情况?有数据说极米的内容付费率很高?

钟波:我们会做整个UI,极米产品整个系统是我们自己做的。内容方面也会做一些运营,去年我们在运营方面的收入利润都千万级别的。

内容不能说是主要的收入来源,但它会展示说我们用户的价值是非常高的。从爱奇艺后台的付费率来说,我们的付费率达到了30%以上,高于传统电视的付费率,说明消费者其实是比较认可我们这样的平台或者这样终端的内容。

原因很简单,你用手机肯定不愿意点类似《战狼2》的大片来看,即便只让你付5块钱可能你都不愿意。为什么?因为达不到那种影院的震撼效果,就是体验不好。

在电视上也是一样。你会在电视上点播一个几块钱的片子吗?可能也不会。以前内容不发达的时候,我们在电视上用DVD或者录像带看内容,效果很差但也能看得津津有味。现在用户对品质的要求高了,内容信息也过剩了,大家更希望在有限的时间享受优质的内容和震撼的音质画质。所以,当我们的产品可以给用户提供和电影院一样的视听效果,大家是愿意付费的,花几块钱十几块钱就可以不去电影院排队了。

问:内容运营未来有可能会成为极米的主要利润来源吗?

钟波:我们觉得不会,它只是锦上添花。我们自始至终认为产品要做到极致用户才会用,如果产品不好,免费送也没有人用。所以产品才是我们的主线,内容是锦上添花,这个主次不能搞错了。有一种模式是硬件免费内容付费,如果你产品做得足够好,为什么别人不愿意去买你的产品,而你要免费送产品呢?这个是悖论。

问:您在公司内部的公开信中谈到了华为和大疆,在国际市场上,极米要对标哪家公司?

钟波:在国际上我们一定要对标大疆和华为。因为他们在品牌塑造和国外的一些老牌一样,都是很正规的做法,脚踏实地的一步一步做,不惜投入,是长期的眼光。国内很多公司都是急功近利,不惜贴牌什么的。国内的电视机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成为世界型的品牌,是因为从产品形态来说是在跟随别人,跟随的结果是,无论是渠道还是品牌,别人都比你好,你只能打低价,就会越打越差。

为什么大疆和华为能够成功,华为是坚持品牌投入,坚持产品创新。大疆真的是从形态上从零到一创造出来一个新的品类,无人机是以前都没有的。我们其实也是一样,我们也是从无到有创造了这样一个家用投影的品类。我们希望我们也能引领全球的潮流,抓住这个契机,让中国的品牌成为全球的一流品牌。这是我们的想法。

问:您认为目前智能投影或者激光电视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钟总: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就是要解决形态问题,未来产品可能有各种形态。就像我们阿拉丁智能投影吸顶灯一样,不仅是灯还是投影,要看电视的时候语音一下就出来图像了。因为现在屏幕大小问题已经解决,画质也能接受,产品形态这条主线会随着研发变得越来越好。另外一条线是,产品更加方便,更加无处不在。

问:现在都在讨论未来智能家居的入口是什么,有厂商认为是智能电视,有厂商认为是智能音响?您认为智能投影可能是智能家居的入口吗?

钟波:我个人没有想过去占领什么入口。娱乐在家庭里面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以前大家都其乐融融一起看电视,现在都是各玩各的手机,甚至在一张床上都背对着背玩手机。为什么现在颈椎病越来越多,大家玩手机都是前倾式地在看,如果后仰式的很放松的去享受娱乐时光会更健康。我觉得我们是提供这样一个场景,让大家更多地享受生活。至于是不是占领家庭的入口,第一我们不想去占领,第二我觉得这是一个伪命题。未来都是IoT时代,万物互联、万物智能的时代,每一个终端都是一个入口和一个交流的通道,并不存在谁是一个枢纽去把控到所有,把别人的路掐死是不存在的。

第一个时代是互联网时代,大家通过PC去获取信息去交流,后面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大家又通过手机做所有事情。未来可能会是沉浸式互联网的时代,随着VR的兴起,可能大家的所见会是光学组成的,会让你觉得身临其境。你的信息来源就不是束缚在这个小小的手机屏幕上,而是各个方面。你的桌子上可能呈现一些数字或者一些画面,就像科幻电影里一样你是沉浸在整个信息海洋当中,而不是任何一个小小的通道。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企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中企网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2870341 举报邮箱:zhongguoqiyewang@163.com

Copyright © 2019 by www.zhongqiwa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22290号

//